头像-47865

沃尔夫斯堡的羊

  • 10南京市
  • 单片机、嵌入式、DSP、模拟技术、传感器/MEMS
  • 消费电子、通讯广播、计算机网络

个人成就

获得 114 次赞

帮助过282人

GCC 等工具链如何编译工程生成.elf后缀格式可执行文件

如题,周知可执行文件后缀一般有三种,*.o/*.elf/*.coff 且gcc编译生成的一般默认是.o(.out)那么Gcc等工具链如何编译生成.elf后缀格式的可执行文件?还是可以在编译选项中指定目标文件.out的名字为*.elf文件,做到外表看起来是elf??

Linux系统中中断线程化和原来的软中断(Workqueue,Tasklet)功能是不是重复了

如题,较老版本中的Linux内核中中断处理存在上下半部的概念,来处理数据计算和处理任务,后来Linux内核又实现了中断线程化的中断处理下半部机制,那么请教,中断线程化和以前的软中断Softirq(WorkqueueTasklet等)是不是功能重复了?或者各自有各自的应用场景?软中断(wqtasklet)还有应用价值么?可不可以都用中断线程化?

Linux系统中如何进入进程地址空间内部查看变量信息?可以么?

如题,在Linux系统下,运行一个可执行文件生成一个进程,可以通过相关命令或这脚本,进入到进程的内部,其虚拟地址空间去查看变量并修改一些变量的值么?

函数指针的大量使用,是否会影响工程代码的可读性

在系统编程中,大量使用全局函数指针,实现系统子系统中函数的各种相互调用,是否会影响工程代码的可读性?有点类似于goto语句?

为什么前几天该网站访问不了

问个非技术的问题,为啥该网站前几天登录访问不了?有遇到的么?是在网站维护升级还是本人个人网络问题?

Arm架构上的中断处理过程和Arm Linux中断处理过程

在Arm TRM/PGM上看到Arm的中断处理过程,简述如下:设置中断向量表vector_table:b vector_irq_handler....等,然后当某一中断发生时即操作相关寄存器(PC,CPSR,LR),后再跳到中断处理程序。。。。而当Linux跑在Arm上时,其中断模型又是:中断向量表初始化,然后注册中断request_irq()挂接中断服务例程,当发生中断时要,执行do_irq()来找到设备相应的中断服务例程,按照操作系统的中断处理流程来,,,   请问,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么?在arm上是硬件层面,而操作系统下是软件层面?还是Linux以自己的方式完成了相关寄存器操作?Arm下的中断处理程序vector_irq_handler和Linux下的中断处理例程(不同设备可能都对应了IRQ)怎么对应?

从用户态进入中断和从内核态进入中断?

应用程序跑在Linux系统上,能否举个例子说明​,从用户态进入中断和从内核态进入中断?这里的“从用户态进入中断“和”从内核态进入中断”是指当时应用程序是运行在用户态 or 内核态?假如应用程序运行正常,这时外部硬件产生一个中断,这个中断是用户态中断 or 内核态中断?​

uboot引导Linux内核启动时,为啥在过程中需要通过bootm命令指定镜像位置

如题,在应用uboot引导Linux内核启动时,为啥uboot还要停下来提示需要手动输入bootm + 内核Image的加载位置?这些不是都在Uboot的配置脚本里配置好了么?uboot的作用的是啥?Linux启动不用bootloader行不行?